咨询电话:

0591-83768076

Alternate Text

欢迎登录影像福州网站

 记住密码 Alternate Text 忘记密码?

或用第三方账号快速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客户注册

Alternate Text 阅读协议 已有帐户?立即登录

“影像福州网”用户协议

一.总则

1、“影像福州网”系福州日报社影像中心运营的网站。“影像福州网”按照本协议的约定以及其不时发布的操作规则提供基于互联网以及移动网的相关服务(以下称"网络服务")。为获得网络服务,服务使用人(以下称"用户")应当同意本协议的全部条款并按照页面上的提示完成全部的注册程序。用户在进行注册程序过程中点击"同意"按钮即表示用户完全接受本协议项下的全部条款。
2、用户注册成功后,影像福州网将给予每个用户一个用户帐号、昵称以及相应的密码,该用户帐号、昵称和密码由用户负责保管;用户应当对以其用户帐号进行的所有活动和事件承担法律责任。

二.服务内容

1、影像福州网根据实际情况提供具体的服务内容,例如通过在线、电子邮件或手机上传并共享照片、文字评论等。
2、影像福州网仅提供相关的网络服务,除此之外与相关网络服务有关的设备以及所需的费用,均应由用户自行承担。

三.服务变更、中断或终止

1、鉴于网络服务的特殊性,用户同意影像福州网有权随时变更、中断或终止部分或全部的网络服务。若变更、中断或终止网络服务,影像福州网会尽可能提前进行公告通知用户,且无需对任何用户或任何第三方承担任何责任。
2、用户理解并同意,影像福州网需要定期或不定期地对提供网络服务的平台(如互联网网站、移动网络等)或相关的设备进行检修或者维护,若因此类情况而造成收费网络服务在合理时间内的中断,影像福州网无需为此承担任何责任,但应尽可能事先进行通告。
3、若用户违反本协议中约定的使用规则,影像福州网有权随时中断或终止向用户提供本协议项下的网络服务而无需对该用户或任何第三方承担任何责任。
4、若用户的注册账号在180日内未被激活并实际使用,影像福州网有权删除该帐号。

四.使用规则

1、用户有权随时更改或删除自己的账号信息。
2、用户不得将其帐号、密码转让或出借予他人使用。用户若发现其帐号遭他人非法使用,应立即通知影像福州网。因黑客行为或用户的保管疏忽导致帐号、密码遭他人非法使用,影像福州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3、用户在使用影像福州网过程中,必须遵循以下原则:
a.遵守中国有关的法律和法规;
b.遵守所有与网络服务有关的网络协议、规定和程序;
c.不得为任何非法目的而使用网络服务系统;
d.不得利用影像福州网提供的网络服务上传、展示或传播任何虚假的、骚扰性的、中伤他人的、辱骂性的、恐吓性的、庸俗淫秽的或其他任何非法的信息资料;
e.不得侵犯其他任何第三方的专利权、著作权、商标权、名誉权或其他任何合法权益;
f.不得大量(超过3张)上传各类非原创照片;
g.不得利用影像福州网络服务系统进行任何不利于影像福州网的行为;
h.不得对其他用户进行侮辱、谩骂、恶意调侃等人身攻击的行为;
i.如发现任何非法使用用户帐号或帐号出现安全漏洞的情况,应立即告知影像福州网。
4、若用户在使用网络服务时违反任何上述规定,影像福州网或其授权人有权要求用户改正或直接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更改或删除用户张贴的内容、暂停或终止用户使用网络服务的权利等)以减轻因用户不当行为而造成的影响。
5、影像福州网通过各种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网页公告、电子邮件、发送站内信提醒等)作出的任何声明、通知、警示等内容,均视为本协议的一部分,用户若使用影像福州网网络服务,视为用户同意该等声明、通知、警示的内容。

五.知识产权声明

1、影像福州网的内容主要来自注册用户所上传的照片。用户在本网站上以任何形式上传、发布信息内容的行为,为用户个人行为。若存在第三方对用户所上传内容提出包括版权在内异议的情形,应确实权利人的请求,影像福州网将根据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将该内容删除。
2、影像福州网的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或该从其他网站转载的照片附带有原作者的版权声明的,则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3、用户在影像福州网发布公开内容时,应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任何转载或转贴都应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影像福州网有权在本站范围内引用、发布、转载用户在本站社区内发布的内容。对于用户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的异议、纠纷,影像福州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4、影像福州网提供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像、视频、软件等)均归本网站所有。同时,本网站所提供服务项下相关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及其它任何所有权或权利,均属本网站所有,受中国《商标法》、《著作权法》和国际版权法等相关法律的保护。除中国法律另有规定外,未经本网站的同意,任何企业或个人均无权复制、下载、传输、再造本网站任何内容,也不得提供给第三者使用,否则应承担所有法律责任。违反上述声明给本公司造成损失的,本公司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六.社区准则

1、用户在申请使用影像福州网服务时,必须提供真实的个人资料。若因注册信息不真实而产生的任何后果,则由用户自行承担,与影像福州网无关。
2、用户在使用影像福州网服务过程中,必须遵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利用影像福州网的平台,发布危害国家安全、色情、暴力等非法内容;不得利用影像福州网平台发布含有涉及敏感政治问题、虚假、有害、胁迫、骚扰、侵害、中伤、粗俗、侵害他人隐私或其它道德上违反社会良俗的内容。此类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因违反此条款引起的法律问题,影像福州网概不负责。用户使用本服务的行为若存在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或侵犯任何第三方合法权益的情形,影像福州网有权直接删除该内容,并追究相关用户的责任。
3、用户不得将社区用于商业目的(与影像福州网单独签订此项合作合同)。不得通过自动方式创建账户,也不得对账户使用自动系统执行操作。用户影响系统总体稳定性或完整性的操作可能会被暂停或终止,直到问题得到解决,若因此给影像福州网或第三方造成损失的,则用户应依法予以赔偿。

七.风险承担及免责声明

影像福州网会尽力维护广大用户的权益,但仍不可避免一些风险的存在,并特此确认: 1、因用户使用影像福州网服务所产生的一切风险及后果由用户自身承担,影像福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不对网络服务作任何形式的明示或默示的声明或担保。
2、用户同意,影像福州网有权不经通知随时变更、中断或终止部分或全部的网络服务、删除用户的帐号等,且无需对用户或任何第三人承担任何责任。涉及收费服务的,影像福州网应当在变更、中断或终止之前事先通知用户,并根据用户实际使用服务的情况,将多收取的服务费退还给用户。
3、因不可抗力、影像福州网不能控制的原因或本网站正常的设备维修升级而造成的网络服务中断,影像福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但将尽力减少因此给用户造成的损失和影响。
4、对于经影像福州网服务平台上传的任何内容及信息,影像福州网不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及完整性,且不对任何上述内容及信息产生的风险负责。用户使用任何上述内容及信息的,应自行承担由此引起的所有风险。除内容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及本协议约定外,影像福州网有权自行决定是否删除或保留任何上述内容及信息。

八.违约赔偿、协议修改

1、用户同意保障和维护影像福州网以及其他用户的利益,若因用户违反有关法律、法规或本协议项下的任何条款而给影像福州网或任何其他第三人造成损失的,则用户同意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害赔偿责任。
2、影像福州网有权随时修改本协议的任何条款,一旦本协议的内容发生变动,影像福州网将会通过适当方式向用户提示所修改内容。

九.通知送达

1.本协议项下影像福州网对于用户所有的通知均可通过网页公告、电子邮件、发送信息或常规的信件传送等方式进行;该等通知于发送之日视为已送达收件人。
2.用户对于影像福州网的通知应当通过影像福州网对外正式公布的通信地址、传真号码、电子邮件地址等联系方式进行送达。

十.法律管辖

1.本协议的效力、解释及争议的解决均应适用中国法律并由运营影像福州网的福州日报社影像中心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2.若用户和影像福州网之间就本协议内容或其执行发生任何争议,双方应尽量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时,任何一方均可向福州日报社影像中心所在地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十一.其他

本协议构成双方对本协议之约定事项及其他有关事宜的完整协议,除本协议规定的之外,未赋予本协议各方其他权利。 (影像福州网对本协议拥有最终解释权)

关闭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 >首页>人物访谈>正文


WX20191219-200410.png

摄影?还是照相(1986年)


科学艺术宫(福州鼓楼区)的门口总是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当老师告知二年级的我必须要报一两门兴趣爱好班时,我已经在科艺宫大门前的宣传栏徘徊犹豫许久。


算数?我摇了摇头,不太喜欢,总得要心算、笔算。美术?勉强还凑合,能动动手,似乎还对我胃口。咦,那是什么?一张好大的红纸黑字的宣传海报,画着两台相机,上面印着两个我不认识的字眼。照相机的模样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妈妈,这画上什么字?”我不免地拽了拽母亲的衣角问道。“摄影,”母亲说道,“就是照相。”拍照我知道,不就是拿着照相机吗?为什么叫摄影?怪奇怪的。要不就这个?


5块钱的兴趣班报名费瞬间去掉了母亲六分之一的月工资。所以当8岁的我迷迷糊糊地上完第一节关于光圈、快门的理论基础课,并提出想要放弃时,母亲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免不了一顿臭骂,所谓兴趣都是逼出来的,也是不无道理的。


第一间暗房(1989年)


“啊,很好啊。”


父亲揉着睡醒惺忪的眼,望着一脸兴奋,手里拽着一张刚洗出来的黑白照片,献宝似的急需得到夸奖的我,两个人的黑眼圈在灯光下都显得格外显眼。


这时已经是凌晨四点的夜,我的世界终于从安全灯的红光变为钨丝灯的暖光。所以当我兴冲冲地敲响父母亲的紧闭的卧室门,迫不及待地想将人生中洗出来的第一张照片给父亲看时,我想,当时的他一定十分后悔应允我,替我搭建了暗房。


1dec02f09887020a37a068c988b0fb98.jpg

1989年,还在上小学六年级的陈吉在半夜洗出来的第一张照片。


就在前不久,已经读六年级的我,自学摄影已经四年了,想要一个暗房的心愿也在心里扎根许久。庆幸的是,父亲对于我这个要求并不拒绝。可是如何搭建暗房?里面需要什么配置?这一切,对于家里尚未有人从事这个行业的父亲和我而言,似乎给出了一个大难题。


科艺宫的摄影教材,我倒是一直特别有印象。不同于现在市面上都是印刷本,当时的教材是手写刻板的,对于基本暗房的搭建也略有提及。一间腾空的杂物间,一盏红色的安全灯,一台总是能将胶片上的细小颗粒曝光无遗的国产红梅聚光型放大机,一只50毫米的放大镜头。红、黄的显影盘、定影盘各一个,像水洗这些操作,脸盆就能解决了。


当时初次接触暗房的我,对于大多数暗房技巧还是一窍不通,相机操作在科艺宫倒是教了一堆,怎么洗照片对我来说倒是头一遭。显影药配好后在空气中置放两天后,变成酱油色倒是常事,哪里懂得药液需要密封保存,药水还会氧化的道理呢。摸着石头过河,对于书上所讲也是一知半解,索性作为小朋友的我也并不在意。


当时我有一同学的父亲,也是摄影爱好者。在家里自己也搭建了一个暗房,于是我偶尔也去向他请教。你要是当时问这位叔,药剂与水的比例多少?温度多少?他准回答你,“凭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其实就是很佛性的配药。我当时有问叔叔配置比例,他就凭着自己感觉倒进去药剂、水,然后用手在里面搅,搅完之后根据药水的黏稠度来断定药水的浓度。所以当时在他家里小房间里,我也试着用手去搅拌药水,用鼻子闻了一下那种味道,最后自己配置药水的时候也是去找这种味道,靠着嗅觉去决定药水的浓度。


e3304a40ed6554a9f2d9ad0bf0ddad0d.jpg

1989年,第一次用接触印相放出来的照片。


现在想来,也是颇为有趣的事。可惜这么多年,和这位同学也已失去联系,如果有机会希望在能跟这个叔叔见一面,请他来我这坐坐,喝喝茶,看看我新建的暗房,一起聊聊摄影。


福州商业性的彩扩店是在1992、1993年逐渐兴盛起来,这也是我暗房后来逐渐落灰的主要原因。家里给我买了一台理光的傻瓜机,当时彩色也开始兴盛起来。多好呀,你只要拍完,送到彩扩店,店员就将洗好的胶卷送你手里了,又不用调药水,又不用考虑药水的毒性,何乐而不为。

而后再次启用这个暗房已经到了高二,我也从彩色胶片的新奇感转回了传统黑白。从杂货间转到了卧室,也免去了总是落灰的担忧,只是每次都需要将窗户用黑布封住,而且只能在周六晚上六、七点开始做准备。当时一折腾也是一个通宵过去了,反正周日不需要上学,家里倒也不怎么阻拦。


1d29b8a6fb74a52a5914986a26aecce5.jpg

十五年前放的照片和底片依旧完好无损的保存着,连着当时的底片编号都能与照片相互对上号。


就比如这几张片子,就是高中时期拍的许多身边同学,同时还有些生活日常。以至于这么多年,我的同学们总喜欢来我这坐坐,翻翻当年的老照片,一起话家常。


这个暗房陪伴了我从小学到高中,直至我高中毕业入伍,幸好当年的照片留下不少,至少是我曾经年少时就拥有暗房的佐证了。


第二间暗房(2004年)


我1995年的时候入伍当兵。从2002年开始,已经在部队里固定担任摄影干事。05年的时候,家里买了一套复式楼,搬了家,多出了一个卫生间,于是搭建暗房的心思又开始“作祟”。


当时回家也少,长期北京、福州来回跑着,父母也劝着我不要再动组建暗房的心思,何况这时候数码时代已经到来,而早在2001年的时候,部队就已经给我配上了数码机,而且街上的彩扩店已可见的速度在锐减,哪里还需要用到暗房呢?


可我一想到,好不容易不再是楼道里昏昏暗暗、总是从缝隙中飘落灰尘的杂物间,也不再是需要放一张照片,需要准备工作做足好几个小时的卧室,这种机会怎么能错过呢。在我的执拗下,这个暗房还是如期建好了。墙上也安装了隔板, 所有的物件都摆在固定的位置。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人就是这样,当你拥有以后,想着我随时都可以用,有点书非借不能读也的意味。我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所以,这个暗房的使用,可能也就两次到三次。如父母亲所言,数码时代的冲击,胶片的没落,再加上离家尚远,这个暗房还是被我搁置,当作临时仓库用了。


WX20191219-200519.png

陈吉在部队里的暗房里。


但与此同时,这个房间还有一个功能,《爸爸的小黑屋》。


《爸爸的小黑屋》是我女儿在三年级时写的一篇作文,里面就谈到在暗房里见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比如红领巾在红灯下面会变成白,是因为它被全反射出来。而绿色的盆,则将红光全部吸收了,没有反射光线,所以呈现出黑色。


所以你看,虽然它大多数时间作为杂物间,但偶尔的时候也能对女儿在物理、化学上起到一定的教育作用,后来这篇作文还被老师贴到黑板上作为范文展示,想想当年要是也有人只言片语对我言道也是极好的。


第三间暗房(2016年)


虽然我很早就开始接触摄影,接触暗房,但其实我是一直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三年前我从部队转业,时间也多了一些,于是北京、上海再走了走。主要契机是与剑城器材店的老板张剑彪,彪叔的一次寒暄,当然,他现在也将上海GP3(胶片品牌)的胶片给收购了。 


当时上海正时兴建公共暗房,其实就是共享暗房。我一听,这玩意儿挺好,在福建,至少在福州,我可以介入这一块。所以那会回来之后,我就开始琢磨这个项目。如今见到的这个暗房,其实是这两年再建的。


福建虽然是摄影大省,摄影爱好者也非常多,但是在传统影像这块更像一块白纸。就比如我前两年去参加全国大画幅年会,负责人说道,“你是十几年来第一个来参加年会的福建人。”


这两次的契机让我意识到时机到了。虽然我年幼的时候开始接触摄影,从学校,到部队,再到如今转业,这中间虽然有间断,但从未放弃。同时,这几年我也一直坚持在国内上一些传统摄影的培训课程,开始系统地学习。很多时候我的学习就好比没捅破的窗户纸,所以一些老师的点拨就显得十分重要。比如我今年参加的蒋载荣老师的暗房班,让我对整个暗房比较有系统地进行梳理了一遍。实践毕竟出真理,书上和实际操作完全是两回事。


40654ed88cab5cea405e9c643e5b1e3c.jpg

暗房全景,左侧为正在工作的放大机,右侧湿区的一角。


今年是摄影术诞生180年周年,从最初作为绘画的辅助工具,到湿版、银盐,包括经过上百年的胶片时代,相机的器型由大变小,变得更加亲民,进入数码时代,变得更加便捷迅速,而我现在又回到传统影像这一块,但也不代表我摈弃数码。历史是螺旋上升的状态,就好比异面直线,从俯视的角度看,看似是一个点,但它并不在一个平行面。


慢下来,静下来,这也是以后我的摄影理念吧。


8a8d70422dc006b461d853dc8c15927c.jpg